晉中行紀(之四、之五)

By 詹少青 | Posted on 九月 21, 2007 | 3,633 views
Filed Under 历史存档 | 1 Comment
Tags:|

BY 詹少青

103

几日来的困乏尚未恢复过来,睡到八点太阳高照了才起。

早餐吃了大姑做的饺子。在北方,吃饺子是最隆重的待客之道,倒不是说饺子多么珍贵,好似去了蒙古人家必定要献上雪白的哈达才能表达欢迎之情。拜访亲戚,势必是一家接着一家吃,幸亏于我饺子意味着香香的美食,早已垂涎已久。在对待饺子的喜恶上,我充分地认识到自己的可塑性,知道自己毕竟尚未老去。2004年八月之前,我是一日三餐有一餐没有吃到米饭就觉得生活即将失去了意义的人,并常常以自己彻底的南方人口味而在人前夸耀。我的肚子实在奇怪,总会给米饭留下主要的空位,即便吃撑了面条,依然要添上些米饭才算用餐的正式结束,以至于我一度怀疑自己的肚子是否与众不同,它长成了一个个的格子。去一次山西之后,猛然喜欢上饺子,如今两周不吃上一顿就想念得厉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上午去拜访大伯。大伯在外经商多年,如今回老家悠然度日。叙完家常,同我们谈起为人处事的道理,受用不浅。去年回来时,说得兴头上,晚上十二点了依然欲罢不能,为了次日有要事才匆忙打住。与人谈话,有共同语言最好,若是没有,也应该虚心去听,从对方的角度去理解去体会,必有所获,能博得说话者的好感,也是对说话者的应有尊重。大伯见识广,经历丰富,说得句句在理,我既已认同,再加以延伸与扩展,自然聊得顺畅。小酒店的餐桌上,把酒言欢,更是众彩纷纭了。

饭毕。去一朋友家小叙片刻后,在漫天的尘土中呼啸了一个小时,终于到家。

104日。

风和日丽的一天。

原本想在家静静地呆上一天,陪陪她的父母。亲戚打电话来一定要去,无法,只好沐着辰光,吹着清冷的风,去了。不远处的一个村子,人家大多以酿醋为生,收入颇丰,日子都过得不赖。宽阔的村路两旁一家家漂亮的小楼,空气中飘溢着浓重的醋味。自小怕醋味,如今倒也没有多大感觉,浑然不知了。亲戚家是一个老式的四合院,高大的院门,进去是几棵高大的枣树,两间厢房外是三间干净俐落的正房,典型的北方中产人家。原本在城里做生意,退休了回到村里,收拾了老屋,过起了殷实、闲适的日子。

有太原来的客人,中午照常吃的是饺子,菜肴可口丰富。待到我们这些人吃完了,桌上一片狼藉时,主人才闲下来上桌吃饭。我颇为她鸣不平。其实,过年时母亲岂非如此?辛苦做了一桌佳肴,楞是要等到别人吃剩了才能吃上,是何道理?

吃完饭时日已西斜,小叙即归。




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marketing-life.cn/?p=115]; 来自于詹少青的博客“麻辣营销新鲜事|趣享全球新鲜营销案例”[http://www.marketing-life.cn]



更多精彩阅读

发表您的评论

* 订阅RSS,将获得更佳阅读体验!






Recent Comments


Copyright

    ©2007-2013版权所有:除非特别申明,本站均为原创,并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未经许可,禁止任何商业性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