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中行紀(之六、之七)

By 詹少青 | Posted on 九月 24, 2007 | 3,806 views
Filed Under 历史存档 | 2 Comments
Tags:||

BY 詹少青

105日。

买的是下午的火车票。

收拾好东西,坐公交赶到大伯家已是十点钟光景。爷爷被大伯接来过中秋,我们昨天打过电话来订好了饭,可以跟爷爷道别,去火车站也方便。

坐火车回杭州参加完同学婚礼才回江阴。更漫长的煎熬,二十四个小时,但愿人少些,不用来时那般拥挤才好。好在今天不是返程的高峰。

一点半上的车。末节车厢,在空旷的地方候车,晒得厉害。车上人不很多,满员而已。多是短程的乘客,夜稍深了,便空出很多座来。换了个座,一人占着三人座,可以躺下当卧铺睡。从来害怕坐晚上的车,窗外一片漆黑,没有风景可看,只得睡觉混日,失掉了旅行应有的快乐。何况,硬座上怎能睡得好?空调的冷气让人睡着觉得冷,醒来更是难受,胃凉,头也晕得似乎永远没有睡醒的可能。无论如何,还是睡吧,毕竟这样时间过得快些。

浅睡与懵醒之间的若干个轮回之后,天也快亮了。 

106日。

火车上的日子。

太阳慢慢升高了,天空也由青灰变成了湛蓝。阳光明媚,窗外的风景异常明亮,可惜了身处樊笼里无法闻到原野里飘来微风的清香。火车沿途经过山西、河北、山东、江苏、安徽、浙江,一路向南,绿色渐渐多起来,合着这般凉爽的天,江南俨然尚在春天里徘徊。一度离得家很近,好想能下来回家看看啊,向往家中的父母亲朋和那青山绿水间的寻常人家。江浙的水穿梭在街头巷尾,倒映着水边的垂柳与屋檐,而家乡的水在村外流淌,连着大河,通往长江。说起这水来,童年在那村外抓鱼放牛的岁月就悄悄地浮上脑海。多么怀念啊,那童年的岁月,再也不会有了,只能在梦中找寻。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一点半车子进站。坐公交到订好了的宾馆,稍坐修整,去杭州三联闲逛,离晚宴的酒店只有五分钟的路程。




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marketing-life.cn/?p=117]; 来自于詹少青的博客“麻辣营销新鲜事|趣享全球新鲜营销案例”[http://www.marketing-life.cn]



更多精彩阅读

发表您的评论

* 订阅RSS,将获得更佳阅读体验!






Recent Comments


Copyright

    ©2007-2013版权所有:除非特别申明,本站均为原创,并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未经许可,禁止任何商业性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