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久弥新的管理思想(上)

By 詹少青 | Posted on 十月 24, 2007 | 4,709 views
Filed Under 新鲜案例 | Leave a Comment
Tags:||||

BY 詹少青

“管理者们只有一件事可做,那就是思考或面对他在书中没有写到的问题。” ——斯图尔特·克雷纳《管理大师50人》

半个世纪前写下的文字,今日读来依然如沐春风,不仅不显得落后过时,反而历久弥新、启迪心智的,在其它学科领域或许不是太难做到。凡是称得上经典之作,多半如此。可是在以实际功用为导向,更以有效性(有效益又有效率)为依归的管理学领域, 这几乎成了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管理问题从来都是伴随社会经济发展历程中不同的管理实践而不断涌现,管理思想也正是因此而得以演进,管理理论很快就会时过境迁,后浪推前浪。有一个人例外,他的思想启发了一代又一代的管理学者和企业家之后,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熠熠生辉。他就是被人尊称为“大师的大师”(Guru’s Guru)、“现代管理学之父”(The Father of Modern Management)的管理思想家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又被译为彼得·杜拉克)。

之一

正如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奠定了经济学的基石,彼得·德鲁克1954年出版的名著《管理的实践》(The Practice of Management)标志着现代管理学的诞生。

彼得·德鲁克于1909年出生在维也纳,2005年11月11日在加州克莱蒙特家中溘然长逝,享年95岁。在管理学界,他算得上一个异类,一个边缘人物。他不参与学术界的游戏,拒绝在晦涩难懂的期刊上发表文章,不用冗余的数学方程式填充论文。由于理解管理学需要广博的知识,他也不愿限制自己的视野。他认为,管理是一种实践,而不是学术明星们津津乐道的那些晦涩的名词与术语。学术界也向来对其敬而远之,彼此独立,井水不犯河水。他远离繁华都市,安静地住在一个小城镇上,潜心思考,使用一台打字机辛勤地写作。在一封公开信中,他抱歉地写到:“万分感谢你们对我的热心关注,但我不能:投稿或写序;点评手稿或书作;参与专题小组和专题论文集;参加任何形式的委员会或董事会;回复问卷调查;接受采访和出现在电台或电视台。”


德鲁克共撰写了36本管理学著作、数百篇文章,涉猎话题广泛,观点独到而富于预见性,确立了独具一格、卓而不凡的管理学泰斗地位。他从未在哈佛大学、沃顿商学院、凯洛格商学院或其它任何美国知名管理研究机构中担任过教职,但这并不妨碍这位维也纳裔美国人声名鹊起,因为社会大众和身处管理一线的管理者们站在了他这边。德鲁克的思想有助于他们更轻松地理解这个社会,并采取简单而有效的手段来改善生活(自我管理)、经营企业(企业管理)、促进社会(政府管理、非赢利组织管理)。在德鲁克的指导下,似乎一切都变得透彻而简单起来,没有抽象的理论,只有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即可领悟到的思想。新闻记者出身的他,总是通过“旁观者”的视角,关注并记录着“业已发生的未来”,用他的“社会生态学”理论深入探讨管理的种种根本问题(例如什么是企业,什么是有效的决策),并用朴素甚或略现“浅白”的语言娓娓道来,令人如醍醐灌顶。今日风行的管理思想与理论,大多都能从他的论述中找到影子与根基。吉姆·柯林斯在《基业长青》中坦言:

“我们也发现,我们的研究和德鲁克的著作深深吻合,事实上,我们对德鲁克的先见之明身为敬佩。研读他的经典之作,如1946年出版的《公司的概念》、1954年出版的《管理的实践》、1964年出版的《成果管理》,你会深深叹服他遥遥领先今日管理思潮的程度。”

简直难以置信,德鲁克的好奇心如此持久而广泛。除了那些著名的管理学著作,他还在1979年出版了一本关于日本绘画的书,1982年和1984年先后出版了两本小说《所有可能世界的终极》(The Last of All Possible Worlds)、《做善事的诱惑》(The Temptation to Do Good),虽则不那么知名。




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marketing-life.cn/?p=185]; 来自于詹少青的博客“麻辣营销新鲜事|趣享全球新鲜营销案例”[http://www.marketing-life.cn]



更多精彩阅读

发表您的评论

* 订阅RSS,将获得更佳阅读体验!






Recent Comments


Copyright

    ©2007-2013版权所有:除非特别申明,本站均为原创,并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未经许可,禁止任何商业性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