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俊友》

By 詹少青 | Posted on 十一月 8, 2007 | 4,288 views
Filed Under 新鲜案例 | 2 Comments
Tags:|||

BY 詹少青

能耐得下心来完整地读完一本文学名著,如今于我已不啻于一场壮举。

人生在世,各有各的悲哀。于我,最悲哀的事莫过于心情浮躁得不能静得下心来读书、写作、学习、思考。而今,这几近成了现实。

工作了以后,书读得少了,脑中却变得更加混乱,时时被杂乱的种种思绪所充斥。我正日益变得浅薄,逢人便喋喋不休,诉说着自己思想上所遭遇的种种疑问与困惑、对社会与生活产生的种种不解,即使表述得前后不一、支离破碎,即使对方对这个话题毫无兴趣,也依然如故。它甚或根本就不是为了获得答案,而仅仅只是为了倾诉而已。像是一种内心的莫名压抑,似乎时时都在寻找突破口以得到适当排解。所幸,抱怨的不是社会,不是他人,都是对自身的不满。

对烦躁的心情,文学名著倒不失为一方清凉剂。阅读能让你平静下来,一种优美从心底流淌,会一直流入你的心灵,洗刷掉覆盖之上的灰尘,让它变回本来的模样。

《Bel-Ami》是法国文豪莫泊桑的经典著作,先后有过《俊友》(李青崖译)、《漂亮的朋友》(何敬泽译)两种译名。后来王振孙重译此书时,考虑到Bel-Ami在书中时以称呼语出现,又将译名改易为《漂亮朋友》。我手头上这本是李译《俊友》,上海译文出版社1980年3月新1版广西第1次印刷,1955年初版,根据新文艺出版社纸型再版。九品相,繁体竖排,纸色泛黄,版面留白少,略显拥挤。2005年12月31日费五元从杭州沈记古旧书店购得,岁末购书五种之一。

工作之余花了近一周的时间匆匆翻过,尚未来得及细心体会,便已无心翻上第二遍。这也是当今快餐社会浅尝辄止的通病。

书分上下两卷,共18章,讲述了一个英俊青年杜洛阿羡慕上层社会的虚荣,为了满足自己对权势和金钱的贪婪,凭借上层女性对其俊朗外貌的偏好一一利用之,用完即弃,却是屡屡得手,最终实现梦想的故事。似乎有些真情在,有时竟让人莫名感动,真假难辨,终于因为更为强烈的功利心而泯灭了。故事艳丽,译文颇为雅致,对法国社会生活与精神风貌的描述以及几处风景描写更是让我喜爱,这也是古典文学最吸引我的地方,有种浓郁的典雅之美,究竟是其它文字所不能比拟的。

有一处文字最是精美。那时管森林因为病重外出疗养,病情却是日渐糟糕,杜洛阿应他夫人之邀来一起照看,三人朝夕相处,阴郁的气氛里常常陷于长长的沉寂之中。莫泊桑的手笔确实了得,景色描写得美,文字色调更是同气氛和谐一致,做了极好的烘托,景色与故事浑然一体。

“偏见如同他报丧的钟声似地时时刻刻传过来,不住地在每一个念头里,在每一句话里重复出现。

起了一大阵沉寂了,一阵伤心而深邃的沉寂。夕阳的热力慢慢地退减了,后来那一串高山在渐渐发暗的红色天空下都变成了黑的。一种着色的阴影,一种含着炉火余烬样的微光的初降的夜色透进了屋子里,仿佛在器具上,墙壁上,帏幕上以及各处角落上,染了种种朱墨混合的色调。壁炉台子上的大镜子反映着天空,像是一片涂着淤血的平版。”

自从发现了杭州的旧书市场以来,常常流连。一次偶然在浙图周末书市上以十元价买得十品相、繁体竖排的傅译人民文学版《贝姨》上下卷,欣喜不已,从此有了买旧书的爱好,时时留意搜寻。陆续购得傅译人民文学版《邦斯舅舅》上下卷、上译版《红与黑》和《俊友》,另有现代著作若干,数目不多,都是精品,值得珍藏。

爱读书,有时对书的形式的偏爱竟然占了上风,渐渐讲究起版本来,有些入魔的兆头。爱书过头了,外人以痴视之,自己倒是乐在其中。固然不敢奢望什么珍版秘藏,弄些醒目可爱的版本倒也不是太难。日子便在这书里书外悠然度过。




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marketing-life.cn/?p=255]; 来自于詹少青的博客“麻辣营销新鲜事|趣享全球新鲜营销案例”[http://www.marketing-life.cn]



更多精彩阅读

发表您的评论

* 订阅RSS,将获得更佳阅读体验!






Recent Comments


Copyright

    ©2007-2013版权所有:除非特别申明,本站均为原创,并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未经许可,禁止任何商业性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