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文学的美(上)

By 詹少青 | Posted on 八月 22, 2007 | 4,155 views
Filed Under 历史存档 | 1 Comment
Tags:||||

BY 詹少青

工作后心绪烦躁,读书渐少。纯文学书籍更是少之又少,甚或失去了拿起来的勇气,担心因为读不下去从此败坏了对一本书的兴致。近来心情郁闷,买书以求疏解。不想竟然读得兴趣盎然,倍感意外。这很大部分源于川端康成的《雪国•古都•千纸鹤》所带来的古典美的感受。

日本是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有过曾经让亚洲人民饱受侵害的军国主义与至今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也有着广阔秀丽的山川和极富美感的文学,常常令人心生矛盾,爱恨交加。大和民族深受儒家文化浸润,有着辉煌的文学传统,久远的诞生过名著《万叶集》、《源氏物语》、《枕草子》。二战战败后受西方文化艺术影响甚巨,出过两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川端康成与大江健三郎,也有三岛由纪夫、井上靖,以及新近风靡大陆的村上春树。

我虽热爱文学,喜欢阅读,可是对东瀛文学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后知后觉。早在〇三年粗略读过村上春树的《挪威森林》与《海边的卡夫卡》,感触不深,印象亦早已模糊。〇四年迷上周作人的文字,从厚厚两卷本的《知堂书话》里领略了周氏文字的老到,也间接了解到许多日本文学的作家及作品,颇为好感,心向往之。从此,对日本文学的这份好奇与好感一直愈演愈烈,延续至今。

〇五年十二月在杭州常常流连的一家特价书店里遇见《东山魁夷的世界》图文系列,先后购得一册诸葛蔚东译《美与游历》,一册叶渭渠译《中国纪行:水墨画的世界》。东山魁夷是著名的日本风景画家,谈人生经历与创作经验的随笔文字亦甚好,平淡中透露着雅致。不同艺术门类往往彼此相通,画与文字并佳的从来不在少数。国内,近代有丰子恺,当代有吴冠中与冯骥才。古人讲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晚唐诗人王维便有“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的美誉。


〇六年初,同一家书店里遇见林少华译夏目漱石的《心》(花城版,包括《心》与《哥儿》两篇),赶紧拿下。装帧虽是粗陋,可是文字甚得我心,很生意外。林少华因系统翻译村上春树的书而闻名,据说这即是他的处女译作。

二月里,购得大江健三郎“温暖人文”散文系列三种:《在自己的树下》、《康复的家庭》与《宽松的纽带》,独缺《致新人》。南海出版公司版,图文并茂,装帧精致。每当拿起,屡屡感叹。四月间又购得东方出版社“空灵书系”两种,叶渭渠著《雪国的诱惑》与唐月梅著《三岛由纪夫与殉教图》,均是散文结集。读来,对同为著名日本文学翻译家的叶、唐夫妇有了更多的了解,也对他们的译作有了更高的期待。

进而,对凡是与日本相关的文字都有了莫名的好感,各种游记更在收藏之列。十一月中旬,回母校办事的闲暇,搜罗到一本陈平原的《日本印象》,记述的是110100年代初近一年访学日本的日子里“在家读书”或“出外玩耍”的见闻感想。初版名为《阅读日本》,书前有其妻亦是同游者夏晓虹的长篇序言,为之增色不少。陈、夏伉俪同为北大名教授,他们的书此前都不曾读过,但就本书而言,夏的文字似乎略胜于陈。

最近又购得三联版台湾女作家林文月着《京都一年》。纸张一流,印刷精美,彩色插图穿插期间,足见三联做书的精到。好得近乎无言以表,或许只有亲自见到了才能明了。文字的年代更为久远,是11060年代末11070年代初赴京都研究比较文学时,为“消磨独处的无聊”而“弄笔自娱”的文字,记述了见闻的日本历史文物、节日景象及风土人情。同为访学经历,与《日本印象》有着很大不同。就对日本的解读而言,显然胜过前者,更深入,更内行。或许是因为林文月懂日文,又是研究日本文学,在日本时更多地与日本人结交,也可能生在台湾的她自然地与日本文化更为熟悉亲切吧。生在文学氛围浓郁的台湾,文字也更为精致文雅。而陈平原,学者文字,高雅有之,细腻欠缺,业余玩票的味道更浓,一如从前对其文字的感受。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还有封面精美的川端康成着《雪国•古都•千纸鹤》。上述十本书都是旁证,它才是根本。各种文字互相补充,互为印证,无疑为阅读提供极好的背景材料。也正是《雪国•古都•千纸鹤》的好感,让我把这些曾经有过的相关或不尽相关的种种阅读经历串连起来,连成一条线索。




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marketing-life.cn/?p=38]; 来自于詹少青的博客“麻辣营销新鲜事|趣享全球新鲜营销案例”[http://www.marketing-life.cn]



更多精彩阅读

发表您的评论

* 订阅RSS,将获得更佳阅读体验!






Recent Comments


Copyright

    ©2007-2013版权所有:除非特别申明,本站均为原创,并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未经许可,禁止任何商业性使用。